我很難得的對中文歌有FU

晚上洗完澡後

坐在客廳打開電視就這麼聽見這首歌


我又何苦在乎得不到的溫柔

 

 

連想你都是種殘酷切磋


等待天黑以後 無邊的寂寞
連想你都是種殘酷切磋


緊抱一個醉生夢死的枕頭
留不住回憶卻學不會放手


很多事情累積起來

我......

我只能說我被這首歌刺激到了啊!!!

 

 

天啊!我一定腦子有問題


 

 

 

 


沿海公路的出口



作詞:黃建洲 / 作曲:鄭楠



用一根火柴燒一場蜃樓
借這場大雨讓自己逃走
荒茫公路
無人的漂泊
寂寞海嘯把我捲走


用一段感情換一個朋友
每一句再見割一道傷口


躲在萬劫不復的街頭
微笑參透覆水難收


倘若說放一次手
就像咳一個嗽
我又何苦在乎得不到的溫柔


我坐在公路的出口
等待天黑以後 無邊的寂寞
連想你都是種殘酷切磋


我目送沿海的日落
緊抱一個醉生夢死的枕頭
留不住回憶卻學不會放手
怎麼走 


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好想你啊~手越先生

也許你會覺得覺得有問題

也許我小題大作

也許你跟我一樣為了他們都病了

可是我需要我的需要啊

那麼請...容許我在這麼神經質一陣子吧

然後 藍天啊 晴空啊

我還是想看見你出現在我面前啊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herish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